超級高鐵項目幕后團隊揭秘:開啟新的“太空競賽”

時間:2015-03-02 09:21:00   來源:鳳凰科技   評論:加載中...   點擊:加載中...
鳳凰科技訊 北京時間3月2日消息,《福布斯》雜志網絡版近日撰文,詳細介紹了正在積極推進超級高鐵項目的三個團隊。文章指出,在實施

鳳凰科技訊 北京時間3月2日消息,《福布斯》雜志網絡版近日撰文,詳細介紹了正在積極推進“超級高鐵”項目的三個團隊。文章指出,在實施超級高鐵項目的過程中,這些團隊在技術和政治層面都遭遇了巨大的挑戰,為了將“鋼鐵俠”馬斯克最早提出的這個夢想變為現實,他們付出了無數的心血與汗水,相互之間還開啟了新一輪“太空競賽”。

以下為文章全文:

那一年的9月份,哈利·里德(Harry Reid)還是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他位于國會山的辦公室透露出莊嚴的氣氛,地上鋪著東方地毯。此時此刻,他坐在一張皮椅上,身子不由自主向前傾,目不轉睛地盯著什么東西看——他被告知,這種東西將永遠改變運輸業。

SpaceX前工程師布羅甘·巴姆布羅甘(Brogan BamBrogan)拿出他的iPad,進行現場演示。兩個商業合作伙伴——億萬富翁、風險投資家舍爾文·皮謝瓦(Shervin Pishevar)和前白宮辦公廳副主任吉姆·梅森納(Jim Messina),則在一旁仔細觀察著這位頗具影響力的參議員的反應。馬克·吐溫(Mark Twain)這位曾經的內河領航員,仿佛也在密切關注著事情的進展——他的畫像就掛在里德的墻上。

“這是什么?”里德坐直身子,指著iPad上面的東西問道。iPad屏幕上有一張照片:日出時分,有些人衣衫不整,睡眼惺忪地走在荒漠平原。“哦,這是‘火人’,”巴姆布羅甘回答,接著他開始向這位75歲高齡的政治家介紹“火人節”。所謂的“火人節”是手藝人和嬉皮士的狂歡節,每年于勞動節前夕在內華達州(里德的家鄉)的布萊克羅克沙漠(Black Rock Desert)舉行。

掃除又一個障礙

巴姆布羅甘的正式陳述甚至更富有激情,介紹了一個偉大的創意:一種交通系統能以接近音速的速度,搭載著乘客或貨物穿梭于美國整個西南部地區乃至全世界。

整個演示過程持續了60分鐘。演示結束時,里德身子重新靠在椅子上,臉上露出了笑容。皮謝瓦這時走上前去,稱內華達州的一位商人在拉斯維加斯到加利福尼亞州的路段有一條長達150英里運輸線的通行權,他問里德參議員是否有意結識這位商人。里德說他很愿意,于是他們就此達成了共識。這樣一來,實現超級高鐵(Hyperloop)夢想的另一個障礙也就此被掃除,而在此之前不久,它還不過是一個脫離現實的幻想。

大家還記得超級高鐵,對吧?這是億萬富翁、實業家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在2013年8月份的一份白皮書中提出的超前創意。白皮書共計58頁,他在里面闡述了一種基于真空管道的交通工具,可以將乘客以每小時760英里的速度從舊金山運往洛杉磯。這一創意在問世之初備受嘲諷,被認為只存在于科幻作品中,但時至今日卻有三個團隊正在積極推進這個項目,這其中就包括在哈利·里德辦公室做現場演示的HyperLoop Technologies。這個團隊之前十分低調,但如今他們卻握有850萬美元的現金,還計劃在今年晚些時候啟動新一輪8000萬美元融資。“我們有團隊,有工具,還有技術,”巴姆布羅甘說,“我們可以做到這一點。”21世紀的“太空競賽”正在上演。

超級高鐵項目還處于十分初級的階段,這樣說毫不夸張,在工程和物流方面需要克服的挑戰不勝枚舉,從抗震、通行權到以跨音速在管道中飛馳所造成的嘔吐,每一個挑戰都是難啃的骨頭。

但毫不夸張地說,超級高鐵將會徹底改變世界。現代交通的前四種方式——輪船、火車、汽車以及飛機——給人類帶來了進步和繁榮,但同時也帶來了污染、交通堵塞和死亡等問題。而超級高鐵這種被馬斯克稱為“第五種交通方式”的工具,與飛機速度一樣快,但比乘火車便宜,可以在任何天氣狀況下持續運營,還不會排放任何碳物質。如果人們能在20分鐘內從洛杉磯來到拉斯維加斯,在10分鐘內從紐約來到費城,那么一座座城市就將變成地鐵站點,地理意義上的邊界將就此消失,房價不平衡和過度擁擠問題也將得到解決。

在實現這個偉大夢想的過程中,馬斯克卻意外成為局外人。由于同時掌管著電動汽車制造商特斯拉和SpaceX公司,馬斯克已經分身乏術,只能讓別人來將他的理論變成現實。雖然馬斯克拒絕對本文發表評論,但他的印記仍然留在了每一個試圖打造超級地鐵的團隊身上。

超級高鐵幕后的三個團隊

Hyperloop Technologies堪稱“夢之隊”,這家公司人才濟濟,團隊由來自硅谷和華盛頓的“超級明星”組成,其中許多人都與馬斯克關系密切。現年40歲的皮謝瓦得益于對Uber的投資,注定會進入“億萬富翁俱樂部”。他既是馬斯克的密友,也是最早鼓動馬斯克將超級高鐵的構想公諸于眾的人。皮謝瓦最近創立的風險投資公司領投了Hyperloop Technologies的種子輪融資,參與這輪融資的還有喬·朗斯代爾(Joe Lonsdale)旗下的Formation 8,他同樣是一位年輕有為的億萬富翁,大數據公司Palantir的聯合創始人。

除了上述二人,Hyperloop Technologies的團隊成員還包括負責奧巴馬2012年競選連任活動的吉姆·梅森納;董事會聯席主席戴維·薩克斯(David Sacks),他曾在馬斯克創立的支付公司PayPal工作,后來加盟Yammer擔任要職;皮特·迪亞曼迪斯(Peter Diamandis),他是X Prize Foundation的創始人,馬斯克就在該基金會的董事會任職;巴姆布羅甘,他此前曾是SpaceX的重要工程師。這個團隊經常要向馬斯克匯報最新工作進展,享受這種待遇的還有總統奧巴馬。

比這份星光熠熠的花名冊更令人驚訝的是HyperLoop Tech肩負的最初使命。他們希望超越當年馬斯克提出的原始設想,一開始就專注于貨運而非人力運輸。這種高速“貨倉”甚至可以飛離地面或潛入水里。想象一下,水下管道穿越海洋或是來往于海岸之間,以接近超音速的速度運送集裝箱,那會怎樣的一番景象?需要iPhone?只要按一下按鈕,滿載iPhone的集裝箱一夜之間就能從深圳發送到目的地。

與HyperLoop Tech全明星陣容的團隊相比,德克·艾爾伯恩(Dirk Ahlborn)的團隊就像是《少棒闖天下》(Bad News Bears)中的那個少年棒球隊。他的公司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以下簡稱“HTT”)總部也設在洛杉磯,公司名稱也與HyperLoop Tech有著相似之處,過去一年間,200名工程師和設計師一直在為超級高鐵的開發獻計獻策。

HTT最早只是艾爾伯恩旗下網站JumpStartFund支持的一個項目,如今已經有了一批長期兼職人員,他們分別供職于思科、波音及哈佛大學等知名企業或院校,為了獲得股權而努力工作。他們被分成了不同的小組,致力于解決超級高鐵存在的不同問題:財務模式、路線優化、車廂與站點設計、膠囊列車工程學等。艾爾伯恩表示:“在將來某個時候,我們會需要全職員工團隊,同時還將進行融資。就目前而言,一切都進展順利。”HTT計劃于今年晚些時候在迪拜以及約翰內斯堡舉行的大型鐵路運輸展覽會上展示最新研究成果。

與此同時,馬斯克自己旗下SpaceX的工程師團隊也迫不及待地參與到這場競爭中。今年一月份,馬斯克宣布計劃資助超級高鐵試驗軌道在德克薩斯州的建設,但他并未給出具體日期。正如他在2013年宣布將自己的初始超級高鐵概念“開源”一樣,馬斯克表示他計劃讓這條高鐵試驗軌道向所有想要參與測試的團隊開放。

德克薩斯州的高鐵試驗軌道有點兒像科幻電影《星球大戰》中的飛梭賽車,它們穿梭在空中,成為對抗帝國的叛軍力量。用《星球大戰》中的武器來形容這個初生的行業并不夸張。皮謝瓦表示:“我們正在探究一個前所未有的過程。這個創意存在著風險,但也可以改變整個世界。”

夢想照進現實

很久以前,科幻小說家和其他一些夢想家就設想過高速管道運輸工具。火箭技術先驅羅伯特·戈達德(Robert Goddard)在1909年寫了一篇論文,其內容與馬斯克的創意差不多。1972年,蘭德公司的羅伯特·索爾特(Robert Salter)提出了一種以超音速穿梭于不同大陸之間的地下鐵路系統,并取名為Vactrain。舍爾文·皮謝瓦也是其中的一位夢想家。早在互聯網時代他就提出過一個名為Pipex的構想,即一個由充氣管道組成的交通網絡,用于在舊金山周圍高速運送重要文件。遺憾的是,這個創意未能成為現實。

在硅谷提到皮謝瓦的名字,可能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慷慨大方,樂于分享,快人快語,但他也有虛榮的一面,經常向別人炫耀Jay Z、愛德華·諾頓(Edward Norton)和西恩·潘(Sean Penn)這些名人朋友,就像往點唱機里放銀幣一樣。

一個曾和他有過業務往來的硅谷投資者說,“他無疑是一位推廣者,但成為一個推廣者也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在Menlo Ventures,任何一個人都知道這一點——皮謝瓦在那里完成了這家風險投資公司歷史上回報率最高的一筆投資,即注資當時規模不大但現在發展迅速的打車軟件Uber。Menlo Ventures如今管理著40億美元的資產。

在Uber于2011年底結束第二輪融資時,皮謝瓦最初曾被Uber及其投資人拒之門外。當皮謝瓦身在阿爾及利亞做演講的時候,他接到了Uber CEO特拉維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打來的電話。卡拉尼克在電話中說,如果皮謝瓦能到都柏林與自己見面,他就有機會投資Uber。皮謝瓦最終趕上了飛往愛爾蘭的航班。“我不是太了解皮謝瓦,但是我不斷收到他的電子郵件以及所有認識他的人的推薦,”卡拉尼克2012年在接受《福布斯》雜志采訪時如是說。“我之所以見他,也是不得已。”

沒想到,兩人見面后很是投緣,在都柏林的街頭聊了幾個小時。他們在當天凌晨簽署了一份投資意向書。Menlo Ventures最終持有Uber大約8%的股份,當時這家打車應用的估值為2.9億美元,如今則達420億美元。“我總是告訴人們:第一課就是要趕上飛機,”皮謝瓦說,他持有的Uber和其他公司的股票如今價值約5億美元。

得益于此次成功,這位白手起家的移民的美國夢也走向了頂點。1980年,在伊朗伊斯蘭革命爆發后不久,母親帶著皮謝瓦和另外兩個孩子背井離鄉來到美國,那時他才6歲。伊斯蘭革命前,皮謝瓦的父親曾在伊朗掌管著一家大型電視臺,一年前僥幸逃離伊朗,后來在華盛頓特區靠開出租車維持生計。皮謝瓦的母親原來是一名老師,到美國后在華美達酒店(Ramada Inn)找到了一份服務員的工作。

皮謝瓦的英語特別糟糕,上二年級時,老師曾威脅說要讓他退學,但在父親一再施壓下,老師才將他留下。然而,皮謝瓦10歲時就曾給當地廣播電臺打電話,參與討論中東政局了。“我認為他一出生就有40歲人的頭腦,”皮謝瓦的弟弟阿夫辛說。阿夫辛后來賣了他的律師事務所,搬到洛杉磯擔任HyperLoop Technologies法律總顧問。

項目推進的關鍵人物

在皮謝瓦1998年從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畢業后,他回到了馬里蘭,創辦了多家公司,其中包括早期操作系統WebOS以及社交游戲網絡(Social Gaming Network)和Webs.com,后來他以1.175億美元的價格將自己的公司統統賣給了Vistaprint。2007年,他搬到了舊金山,開始對一些創業公司進行小規模投資。2011年6月,Menlo Ventures聘請他擔任投資合伙人,在他的努力下,這家舊金山公司成功投資了Tumblr、Warby Parker和Uber等熱門創業公司。

兩年前,皮謝瓦與高盛前風險投資人斯科特·斯坦福(Scott Stanford)一起籌集1.53億美元資金創辦了自己的投資基金Sherpa Ventures。他們的目標不是僅僅支持現有創業公司,而是幫助有才能的人從零開始創建新公司。他實施的第一個構想就是Hyperloop Tech。

這家創業公司打上了皮謝瓦的烙印。過去幾年間,皮謝瓦的個人經歷完全可以拍成一部好萊塢電影。他曾與西恩·潘一起到班加西與反抗卡扎菲的利比亞叛軍會面,并到開羅解放廣場與埃及抗議者集會。2012年1月份,他和西恩·潘乘坐著馬斯克的私人飛機前往古巴給卡斯特羅政府施壓,讓他們釋放一些被關押的美國人。在飛往古巴的途中,皮謝瓦追問馬斯克究竟何時實施他的超級高鐵項目。在之前的近一年時間里,這位億萬富翁私下多次表露過實施這個項目的意愿。

“他說他沒時間做這件事。于是我說,我來做吧,我很喜歡。”在接下來的六個月里,皮謝瓦不斷催促馬斯克公開他對超級高鐵的研究成功,但馬斯克一直在推脫,總說自己太忙。皮謝瓦就是皮謝瓦,他最終促成了此事:在2013年5月舉辦的AllThingsD大會上,臺上的馬斯克再次對超級高鐵這個話題避而不談。

在當天活動的問答環節,皮謝瓦第一個拿起麥克風,問:“伊隆,我們之前討論過一個創意,那就是超級高鐵。我想請你告訴觀眾,這是一個什么項目,它會怎樣改變我們的世界。”馬斯克只好支支吾吾地向大家介紹了一番,然后并不太情愿做出了承諾,表示將在8月份公開超級高鐵項目。這個創意就這樣公諸于眾了。

當馬斯克最終發布了他的報告時,互聯網上的贊揚聲和批評聲炸開了鍋。但無論如何,皮謝瓦開始對超級高鐵進行造勢。作為民主黨的重要捐助人,皮謝瓦將與奧巴馬在白宮的會面變成了一個關于超級高鐵的30分鐘座談。據皮謝瓦介紹,奧巴馬承諾當晚會讀馬斯克的超級高鐵報告,第二個星期就要求科學與技術政策辦公室評審這個創意。當皮謝瓦與拉里·佩奇(Larry Page)乘坐游艇在舊金山灣區觀看美洲杯帆船賽時,他對這位谷歌創始人耍了同樣的小聰明。

努力終于獲得回報

皮謝瓦的不懈努力開始獲得回報。朗斯代爾承諾會投入資金和時間。然后是梅森納,當時她已經是Sherpa Ventures的外部合伙人了。“皮謝瓦很早就知道這是一個政治挑戰,”梅森納說道。“但這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推銷。它是這樣一件事情:如果我們做了,它就會改變一切。如果我們反應迅速且馬上行動起來,一切都是可行的。它不像登陸火星那樣遙不可及。”有一次,馬斯克來到英屬維京群島一個850英畝的私人島嶼,參加皮謝瓦40歲的生日派對,后者終于有機會向戴維·薩克斯展開游說。薩克斯曾在馬斯克創立的PayPal擔任COO,當時剛剛將Yammer以12億美元賣給了微軟。

在皮謝瓦力邀下,薩克斯最終加盟Hyperloop Tech擔任董事會聯席主席。他說:“我當時想我是受邀加入一個慈善基金會,但我很快意識到他們真的想把這個創意變成一門生意。”雖然馬斯克在正式場合仍然與超級高鐵項目保持著距離,但去年4月,他依舊在洛杉磯日落塔酒店(Sunset Tower Hotel)與皮謝瓦和薩克斯共進晚餐,了解有關超級高鐵項目的最新進展。“伊隆覺得,如果我們能夠證明這個項目可行,哪怕是一條只有2英里或者5英里長的試驗軌道,也將克服任何的政治挑戰或監管問題,”薩克斯說,“我們都同意他的看法,不過要證明這一點,我們首先要有錢才行。”。

這正是皮謝瓦的資金流向。Hyperloop Tech當前擁有的850萬美元將用于承擔初期工程和設計費用,而8000萬美元的新一輪融資將用來建造并運行這條試驗軌道。但由誰來建造它呢?SpaceX的工程師們不斷向皮謝瓦推薦一個人:布羅甘·巴姆布羅甘。

為夢想走到一起

同他的老板一樣,布羅甘·巴姆布羅甘也很容易受人奚落。他的名字之前曾是凱文·布羅甘(Kevin Brogan),去年在迎娶了新妻子巴姆比·劉(現在叫巴姆比·巴姆布羅甘)以后,他決定將自己的名字改為布羅甘·巴姆布羅甘,希望開始一段新的人生旅程。巴姆布羅甘留著帕勃軍士時代的八字胡,身穿深V領T恤衫,脖子上掛著一把萬能鑰匙。雖然巴姆布羅甘其貌不揚,不過他卻是一位世界級工程師,獨力承擔了“獵鷹1號”二級發動機的所有設計工作,還是載人飛船“龍”擋熱板的首席架構師。SpaceX的一位前同事這樣評價他:“他提出了一個前所未有的設計。”

巴姆布羅甘最初對馬斯克的超級高鐵項目并不感興趣。這位收入頗豐的工程師說:“幫助富人們比以前快20分鐘從舊金山來到洛杉磯?我對此可不感興趣。”但按照皮謝瓦的說法,這個項目可以改變城市布局和集裝箱貨運產業,在他的不斷勸說下,巴姆布羅甘最終同意加入這個團隊。

德克·艾爾伯恩是德國人,他身材高大,為人謙和,外表與影星利亞姆·尼森(Liam Neeson)有幾分相似。他曾掌管著一家從事交通運輸業務的意大利公司,幫助創立了多家創業公司,其中包括一家從事節能燃氣渦輪機開發的公司,并最終在2009年來到洛杉磯開創自己的事業。在《創業企業融資法案》(JOBS Act)于2012年通過后,艾爾伯恩拋出了一個計劃,希望讓創業過程完全開源化。他在兩年前創立的JumpStartFund鼓勵發明者公開他們的創意,然后從社會上尋求資金與合作。

馬斯克的白皮書在當時引發了公眾普遍關注,艾爾伯恩也非常感興趣。后來,一個合作伙伴將他引薦給SpaceX總裁兼COO格溫·肖特維爾(Gwynne Shotwell),后者為HTT在2013年10月份提出的幾個倡議大開綠燈。很快,就有數百名志愿者愿意加入HTT的團隊。

新穎的眾包模式

任何人只要每個星期為HTT工作至少10個小時,就可以獲得該公司的股票期權。艾爾伯恩在加州赫莫薩海灘(Hermosa Beach)辦公,他借助每周一次的電話會議以及Google Docs,將團隊的不同成員緊密地聯系在一起。艾爾伯恩說:“由于有全職工作,有些人都是瞞著老板在做這個項目的。”

在過去的一年里,HTT對超級高鐵項目的多個部分做出了完善,并且在網站上不時公布項目最新進展。哈佛及其他高校的多位數學系大學生開發出一個相當先進的路線優化模型,打算將兩座城市的交通線路以最節省成本、最便捷的方式串聯起來。波特蘭一家電動機制造商正在研究超級高鐵的推進系統。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一群建筑系學生還用木頭制作出乘客艙的成比例模型——至于他們畢業以后的去向,目前還不清楚。

據一個成本分析團隊保守估計,雙向往返的真空管道運輸工具每英里造價將達到4530萬美元。負責HTT產品管理團隊的思科員工賈蒙·庫斯(Jamen Koos)說:“我相信我們能夠找到制造鋼材和其他材料的創新辦法,將造價壓低至每英里2000萬美元。”

艾爾伯恩表示,墨西哥政府有意建造一條連接墨西哥城和克雷塔羅的120英里超級高鐵線路,但墨西哥政府還遠未向他做出任何可靠的保證。即便如此,艾爾伯恩相信他的眾包模式不會嚇走潛在客戶。艾爾伯恩說:“我們的200人團隊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們的效率超過30個全職員工。”

巴姆布羅甘預計,HTT的眾包努力“將給我們帶來大量優質的夏季實習生”。自去年8月份以來,Hyperloop Tech的工作地點已從巴姆布羅甘的車庫(位于洛杉磯的盧斯費利斯)搬到了洛杉磯一個占地6500平方英尺的廢棄制冰廠,距離一個酒吧只有一個街區遠,整個地區充滿藝術氣息。

獲得重大突破

在與哈利·里德會面后不久,Hyperloop Tech團隊即取得了重大突破。這位參議員將他們引薦給了安東尼·馬尼爾(Anthony Marnell),史蒂夫·韋恩(Steve Wynn)在拉斯維加斯所有的房產項目都是由此人承建的,而且他還是Rio Hotel & Casino酒店CEO。馬尼爾為何會對超級高鐵項目感興趣呢?原因是,一條貫穿西海岸與拉斯維加斯的高鐵項目定會給酒店業帶來回報。

他說:“過去近30年來,我一直都在滿世界追尋著高速列車的足跡。”在過去10年,馬尼爾及其投資者在XpressWest項目上累計投入了5000萬美元,目的主要是為了獲得道路通行權。XpressWest是一條政府提議興建的高速鐵路網,連接拉斯維加斯和洛杉磯東部地區,全長190英里。不過,馬尼爾對超級高鐵項目更感興趣,目前正在與Hyperloop Tech進行談判。“我們一定能找到建立合作的途徑,”馬尼爾說。

鑒于馬斯克最初的提議——從舊金山到洛杉磯的超級高鐵線路——尚未實現,一個獲得政治家支持的交易就顯得至關重要。由于政治層面的原因,加利福尼亞的高鐵項目最終通過政府審批花了足足20年的時間,即便不考慮這個因素,馬斯克也沒有辦法做到讓高鐵來往兩座城市之間的時間少于一個小時。

在本意擁擠的城市獲得道路通行權,依舊是這個項目面臨的長期挑戰。HTT的藝術渲染圖顯示,在布魯克林大橋附近,一條酷似《饑餓游戲》中的真空管道列車穿過了紐約市東河的橋塔。美宇航局格倫研究中心航天工程師賈斯汀·格雷(Justin Gray)說:“從技術角度看,我相信超級高鐵是可行的,但在通行權方面存在問題。”正因為如此,Hyperloop Tech目前將項目重點放在貨運上:由于向東運送的貨運要經過洛杉磯的鐵路或是拉斯維加斯的公路,這條線路也就成了天然的試金石。

任重而道遠

超級高鐵項目面臨的問題還不止這些。在技術方面,按照馬斯克提出的每平方秒4.9米(即0.5G)的側向加速度上限計算,超級高鐵恐怕會帶來嘔吐問題。日本東海道新干線的側向加速度最高為每平方秒0.67米,但時速只有180英里。別忘了,超級高鐵將是一條完全沒有碳排放的線路。按照馬斯克的構想,整個超級高鐵表面都將鋪設太陽能電池板。據巴姆布羅甘介紹,超級高鐵電力推進系統的能量消耗都超過了許多太陽能電池板所提供的能量。這便需要電網供電,但這意味著會產生碳排放。

技術挑戰也十分嚴峻。根據設計,Hyperloop Tech的“膠囊”列車要用到氣墊,但是目前還沒有人在實驗室以外的環境中使用過以接近跨音速運行的空氣軸承(air bearing)。(巴姆布羅甘的團隊計劃在今年夏天制造一臺與之相關的測試設備。)他們必須開發一套用于制造真空管道的設備,因為當前還沒有這種設備。巴姆布羅甘:“我必須要招募一些善于解決他們當前不知道的問題的人才。”

“太空競賽”本來就是這個樣子。實際上,許多曾經看似不可能實現的壯舉都是這么一步步走過來的。馬斯克已經斥資1億美元建造了“獵鷹1號”火箭,但前三次發射都未能成功到達軌道。Hyperloop Tech董事會成員皮特·迪亞曼迪斯說:“現在不該再去搞什么照片應用了,而是要為這個星球做一些事情了。”

不過,資金不會成為橫亙在超級高鐵項目前進道路上的障礙。皮謝瓦表示,一旦他將自己持有Uber的股份變現(Uber是要進行IPO 嗎?),那么在Hyperloop Tech實施的新一輪8000萬美元融資中,他本人就可以貢獻一半的資金了。如果Hyperloop Tech和其他團隊對外展現了這個項目所取得的進展,那么資金便會源源不斷地涌來。皮謝瓦說:“我們正處于一個文明的終點、另一個文明的起點,而我們正在打造的這種交通基礎設施正是這種新的文明的起點。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編譯/清辰)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HTC發布旗艦智能手機M9及兩款可穿戴設備
下一篇:國產操作系統廠商宣稱將起訴微軟商業詆毀
收藏 將此文推薦給朋友
分享到:
10个数复式三中三多少组公式